他們被譽為“刀尖上起舞的勇士”,對手是速度快、機動性強、隱敝性強、凶狠殘忍的飛車劫匪。每一次跟蹤、追捕、截停、搏鬥,都是一番鬥智鬥勇、驚心動魄的過程。
  37歲的鄔松君是廣州市公安局荔灣區分局便衣偵查大隊三中隊副中隊長。從警14年,大部分的時間便是在與街面“飛車”打交道。這13年來,他先後參與破獲各類案件1600多宗,抓獲嫌疑人1500多人。
  他們是“羊城暗哨”,更是鋒利的尖刀,緊盯路面的罪惡之手。沒有光鮮的外表和亮麗的光環,更多的時候是吃不好飯、睡不好覺、繃緊的神經、風裡來雨里去的艱辛。但在鄔松君看來,既然選擇了這一行,就要乾好這一行;既然當了警察,就不要白穿了這一身警服。
  首次打擊“飛車”很驚險
  1999年從警校畢業後,鄔松君一直工作在一線,直面各種不同的危險。第一次參加打“飛車”的情景,他至今記憶猶新。那是2001年6月的一天,他跟隊友騎摩托車在芳村花鳥魚蟲市場附近執勤,突然發現一名“飛車黨”扮成搭客仔在伺機尋找機會作案,於是便悄悄對其進行跟蹤。
  過了一段時間,嫌疑人發覺情況不對,便駕駛摩托車加速逃竄。鄔松君和隊友也踩油門緊追上去。在多次喊話警告無效後,隊友一擰油門,瞄準嫌疑人的摩托車撞了過去!只聽見“呯”的一聲,兩輛車重重地撞在了一起,他們都被狠狠地拋了出去。
  “我當時被摔得眼冒金星,手臂擦傷了,鮮血直流。”鄔松君回憶,看到不遠處的嫌疑人還在地上掙扎,他很快爬了起來,衝過去用手銬將他牢牢銬住,“可不能讓他跑了!”而此時,他才發現駕車的隊員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由於衝力太大,隊員當場被撞暈了。那一幕讓初出茅廬的鄔松君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飛車”的危險。至今,他仍清楚地記得那輛飛車的車牌號碼。也是從這一次開始,讓他更加堅定了反劫制暴、打擊犯罪的勇氣和決心。
  喬裝盯守飛車劫匪險遭追殺
  2010年初,以“黑仔”為首的犯罪團夥在荔灣區橋中、東漖等地頻頻作案,飛車搶劫、持刀傷人、敲詐勒索,氣焰囂張。為了打掉這夥不法分子,鄔松君和隊友們喬裝改扮成農民工,在該犯罪團夥聚居地所在的廣佛交界帶一處城中村租住下來,蝸居在一間狹小的民房裡開展偵查。他經常頂風冒雨騎著摩托車開展外線偵查,或光著膀子、穿著短褲和拖鞋在城中村的小巷裡游逛,逐漸摸清了團夥成員情況和活動規律,為案件的成功偵破打下了堅實基礎。
  儘管鄔松君小心謹慎,但犯罪分子反偵查意識很強,似乎已有所覺察。他們不時走近鄔松君租住的房間查看。面對威脅,鄔松君始終表現得淡定從容,不露一點慌亂的神色。
  一天晚上22時許,鄔松君聽到外面有急促的腳步聲,他透過窗戶,看到“黑仔”帶著十幾個人,每人手裡都拿著一把大砍刀,正朝他的住處衝來。意識到危險的鄔松君迅速從後門跑出,閃入附近的一家砂鍋粥店里,然後掏出手機發短信向同事求救:“快點來接我!”回憶起當時的場景,鄔松君仍心有餘悸。“說實話,我當時真有些害怕,手裡直冒冷汗啊!”幸運的是,鄔松君很快便被駕車前來接應的隊友接走。後來才知道,“黑仔”團夥將鄔松君當成了“仇家”,那天由於找不到他,“黑仔”氣急敗壞,朝天開了一槍。而在鄔松君的手機里,至今還保留著他給隊友發出的那條短信。
  經過1個多月驚險的“卧底”偵查,鄔松君準確掌握了該犯罪團夥的4個居住點、2個聚集點,併在上級的統一指揮下,一舉打掉了這個特大飛車搶劫團夥,抓獲包括團夥頭目“黑仔”在內的11名犯罪嫌疑人,繳獲炸葯3捆、霰彈槍2支以及砍刀數十把,偵破搶劫傷人、飛車搶奪、強迫交易等各類刑事案件20多宗。該團夥被打掉,當地群眾無不拍手稱快。
  身上至今殘留13處傷疤
  多次與犯罪分子正面交鋒、搏鬥,讓鄔松君至今在身上還留有13處傷疤。
  打擊“飛車”犯罪的難度越來越大,多數“飛車黨”會改裝摩托車加大馬力,而且經常跨區域作案,不少嫌疑人還學會了各種隱藏自己的“門道”,這些都給打擊“飛搶”增加了很大的難度。
  傳統打“飛搶”辦法的成效不明顯,鄔松君和隊友們就積極摸索新方法。他牽頭成立研判小組,分析串並所有“飛車”、“兩搶”案件,研判嫌疑人活動路線和作案規律,勾畫出清晰的嫌疑人活動“軌跡圖”。還依托視頻監控網的建立,調出案發地附近監控錄像徹夜翻看,嫌疑人只要騎車晃過,基本都能被他及時發覺。
  “過去傳統的方法是依靠人跟蹤、打伏擊,現在光靠這樣的手段顯然行不通了。”鄔松君告訴筆者,如今他們採取的是幾個“相結合”的辦法——伏擊守候與分析研判相結合,民警跟蹤與視頻監控相結合,網上分析與網下抓捕相結合,證人證言與電子證據相結合,硬攻與智取相結合。在此基礎上,他根據多年積累的經驗,總結出一套“五三”打“飛車”工作法,“五三”即為“三要素”偵控模式、“三項”基本功夫、“三步驟”偵控戰術、“三策略”抓捕要求和“三要求”工作作風。該工作法在實戰中成效明顯,轄區“飛車”警情和立案數逐年下降,2012年“飛車”警情同比下降了31.9%。
  “辦案抓捕要多動腦筋”
  ■對話
  南方日報:您從事的這份職業,危險性很高。剛入行的時候碰到過什麼危險情況?
  鄔松君:剛入這一行沒多久,我就差點沒命了。我記得是1999年8月8日晚上,我和4名隊友在珠江隧道查車。深夜11時多,我將一輛出租車攔下來檢查,車上有一位男子在後排,他沒有下車,還笑著對我喊:“兄弟,自己人,不用查了”,隨後拿出一張政府部門字樣的證件。我看了證件後覺得有問題,就將車引導到查車區域,一邊用眼神暗示隊友有情況。那位男子被我們喊下車接受檢查,他手裡還提著兩個塑料袋。我們對他搜身檢查,我的隊友摸到他的腰帶時,突然喊了一聲“有槍”!我當場就撲上去,抱住該男子的雙手,又掏出手銬將他銬住。後來一搜查,還查出了兩支已經上膛的手槍、一支衝鋒槍,還有130多發子彈、毒品50克。他就是當時公安部督辦的“番禺祈福新村七命案”的主犯蘇桂標。如果當時反應再慢一點,或許我的從警之路就只有短短的10多天了!
  南方日報:去年荔灣區南岸路歐婆婆“誠信報亭”錢箱被盜案發生後,媒體都很關註。聽說也是您破的案?
  鄔松君:歐婆婆的“誠信報亭”一直擺放了13年,雖然只是被盜了20多元,但關乎的是社會誠信,作為警察,我有責任去保護這份誠信。抓到小偷後,歐婆婆很高興,對我們連聲感謝,我心裡也感到十分自豪。
  南方日報:現在飛車搶奪越來越專業化,駕車很專業、搶奪很專業,甚至連怎樣逃跑也很專業,給偵查抓捕帶來了不少新的難題。你們是如何應對挑戰的?
  鄔松君:我們會結合實戰不斷摸索新方法,對案件進行串並分析,研判嫌疑人的活動路線和作案規律。現在,科技手段越來越發達,街頭巷尾安裝的視頻監控也是我們的好幫手,大大延伸了我們的偵查視野。當然,還是要多走訪群眾,向他們瞭解更多的情況、固定更多證人證據。總之,就是要多動腦筋,不能墨守成規。
  印象
  1987年電視劇《便衣警察》一度風靡全國,時隔25年,又一部以此為題材的電視劇《便衣支隊》登上央視熒屏,該作品其實是以廣州市公安局便衣民警先進事跡創作改編而來。採訪鄔松君,讓人對電視劇里便衣警察的形象有了更為直觀、貼近的瞭解。他們走在你身邊,或許你不知道他是誰,但他們鷹隼般的眼睛和獵豹般的衝鋒,震懾著那躍躍欲試的罪惡雙手,守護著身邊一點一滴的平安。
  南方日報記者 洪奕宜 陳捷生 通訊員 曾祥龍 劉志榮 陸濤
  策劃統籌:戎明昌 陳捷生  (原標題:羊城暗哨打“飛搶” 刀尖對決保平安)
創作者介紹

過山車

hayldhgh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