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方立家附近,牆壁上的手寫廣告語中不乏“特效治癌症”的字眼豐縣協和門診部。因醫患糾紛,45歲的患者王方立殺死了28歲的醫生單二輝■本報記者 賈晨 文/圖
   4月1日,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對“溫嶺殺醫案”進行公開宣判,駁回被告人連恩青的上訴請求,維持死刑原判。
   7天后的4月8日中午,江蘇豐縣45歲的王方立用刀殺死了該縣協和門診部28歲的醫生單二輝。警方在給其做筆錄時,王方立表示,他在效仿連恩青。
   4月15日是單二輝“頭七”的日子。家人眼中,曾經的那個善良、能幹的小伙子,生命突然停止在28歲。生前,單二輝最近一次與家人團聚,還是在河南溫縣老家過春節時,那會兒,單二輝剛拿到執業助理醫師資格,年後就要到江蘇省豐縣協和門診部上班。
   看著單二輝畢業、娶妻生女,又跳出農門成為一名醫生,村裡無人不羡慕單家父母的好運氣。
   事情來得太突然,分別兩個多月,再次相見卻已陰陽兩隔。單二輝“像睡著了一樣”,靜靜地躺在太平間里。4月9日凌晨,20餘名親屬從溫縣老家先後趕到豐縣,他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更恨那個殺害自己親人的凶手,甚至後悔當初不該讓他到豐縣當醫生。
   而犯罪嫌疑人王方立,是豐縣王溝鎮河南崗村的普通農民,45歲,早年上過大學,種過地打過工。此前,沒有任何違法犯罪的記錄。
   如果不是3月30日,王方立到豐縣協和門診部進行了一個小手術——“包皮環切”,這兩個人的生活也不會有任何交集。
  “割包皮”花了地里一年的收入?
   “豐縣殺醫案”發生後,王方立被豐縣警方刑拘。
   4月12日,剛下過雨,進入河南崗村的道路泥濘不堪。村子民宅牆壁上,隨處可見手寫的廣告,有的更標榜能“特效治癌症”。
   入村沒多遠,便是王方立的家。一棟紅色磚瓦房,僅屋檐上貼了一點白色瓷磚。
   一名自稱是王方立叔輩的村民說,王方立曾經離異,沒有兒女。幾年前,哥哥死於一場意外,姐妹也已外嫁,他一直與父母住在老房內。一名村幹部回憶,早年間,王方立還在南方上過大學,至於本科還是專科,就說不清了。但對於1969年出生的王方立來說,同輩中沒幾個像他這樣擁有“高學歷”的。
   這名村幹部說,王方立在外打過工,由於不愛說話,村裡人很少知道他的打工經歷。
   儘管有“高學歷”,王方立最終依舊還是父親一樣的農民。《華商報》記者調查發現,2007年4月4日,杭州《每日商報》刊登的一則《關於退還農村勞動者職業介紹費的公告》中,出現過“王方立”這個名字。記者證實,這個王方立就是“豐縣殺醫案”疑犯王方立。
   村裡人說,2009年前後,王方立回到了村裡,和父母靠自家近4畝農田種點糧食過日子。一名村幹部透露,村裡共有300餘名村民,人均耕地1畝左右,1畝耕地年收入僅1000元左右。所以,很多人更對這個離了婚的男人,花三四千元“割包皮”很是不解,“那可是地里一年的收入啊。”或許,王方立有什麼難言之隱。
  術後第七天,他找到了醫院
   今年3月30日,王方立來到豐縣協和門診部。這是一家民營醫療機構。2010年1月,經豐縣衛生局同意許可開展醫療服務工作,2013年8月通過豐縣衛生局對其再註冊審核,註冊人員14人,位於縣城西城路與大同路十字的西南角。
   門診部的位置是縣城人流量很高的地區之一。緊鄰門診部,有一家較大的木材交易市場。另一側,則是縣城重要的公交樞紐之一。從這裡乘坐大巴,可以來往豐縣以西的鄉鎮和村莊,包括河南崗村。
   從大巴車上下來的乘客一抬頭,就能見到幾百米外,那棟3層小樓上掛著“協和”二字的門診部。
   不知情的人很容易將它與北京那家知名的醫院聯繫在一起。只有看了縣城街頭懸掛在電線桿上的廣告語才會明白,這個3層小樓,特色門診是婦科、男科和不孕不育等。
   門診部附近等客的出租司機總能拿到一些關於這家醫院的廣告雜誌,內容多半與生殖衛生治療有關。在附近的商戶看來,看病,他們更願意去豐縣人民醫院。來這家門診部的患者,基本上來自下麵的鄉鎮。
   3月30日,王方立在豐縣協和門診部接受了“包皮環切術”。4月5日,手術後第七天,王方立出現皮膚瘙癢癥狀,此時,他已花去三四千元。
   王方立曾找到醫生,但醫生認為,王方立患有皮膚病,影響了療效。豐縣衛生局的工作人員沒有解釋,王方立所患的皮膚病是否為某種性病。包括豐縣衛生局的工作人員及多名男科醫生看來,王方立在術後第七天就質疑手術效果,缺乏一定的男科醫學常識。“包皮環切術”是一種治療包皮包莖的小手術。一般情況下,要20天左右才能恢復健康。
   但王方立不這樣認為。他認為,醫生缺醫德,用藥有問題,於是,產生了殺害醫生念頭。
  模仿“溫嶺殺醫案”?
   關於王方立的殺人動機。中新社4月9日報道稱,豐縣警方調查,4月7日,王方立看了央視新聞1+1欄目關於“溫嶺殺醫案”的報道後有意效仿。
   這是去年10月25日,發生在溫嶺市第一人民醫院的殺醫事件。因醫療糾紛,患者連恩青殺死了該院耳鼻咽喉科主任醫師王雲傑。
   面對鏡頭,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連恩青笑著說出了他的“殺醫邏輯”:用自我的感覺,取代了醫學鑒定,認定醫生串通要謀害他。
   就在這起案件二審判決出來一周後,單二輝倒在了王方立刀下。
   事後,《華商報》記者也從豐縣相關部門工作人員處得到證實,“王方立在做筆錄的時候,對警察這樣說的。”4月8日上午,王方立購買了一把單刃刀具,中午12點40分左右,他趕到豐縣協和門診部。在醫生休息室,他找到了主治醫生單二輝,二人發生爭吵。隨即,王方立持刀向單二輝的胸口連捅兩刀,見單二輝倒地,王方立逃離現場。
   離開豐縣協和門診部後,王方立並沒有走到路對面,乘坐大巴車離開縣城,而是朝豐縣協和門診部的東南方向走去——那裡是豐縣的繁華地帶。
   1小時後,王方立步行將近3公里,來到豐縣中陽大道與向陽路十字。豐縣交巡警中隊民警李坤鵬帶領協管員賈波、劉鬥鬥如往常,正在這個十字路口執勤,李坤鵬發現從西邊走來一名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滿身血跡,便將其攔下盤問。
   這個男子就是王方立。經過20多分鐘的盤問,他向交警說明瞭一切。
  被害醫生的女兒才1歲多
   倒在血泊中的單二輝因傷勢過重,經搶救無效死亡。
   單二輝父母都是河南溫縣的農民,他還有個哥哥。父母對單二輝期望很高,希望他能有門正當手藝,而不是留在村裡種地或在城裡打零工。為此,家人將他送到鄭州上學。在鄭州中原醫學職業中等專業學校,單二輝就讀社區醫學專業。2012年,他取得了執業助理醫師資格。
   家屬稱,事發前,單二輝結婚不久,女兒才1歲多。
   “是別人介紹去的,出事時,他去那裡不到2個月。”單二輝一個親戚說,單二輝的爺爺知道孫子出事後就病了,一直躺在醫院里。現在,農活沒人管了,“感覺天都塌下來了”。
   “他也不想想,培養這樣一個孩子多不容易,不是當醫生,誰會管他的事,我們孩子也跟他無冤無仇,怎麼可能害他,他就那麼狠心,殺了我們孩子。”和記者通話中,單二輝一名親屬突然拔高了聲音。
  他被抓了,家裡年邁的老人該咋辦?
   而在河南崗村,村民看電視才知道王方立出了事。一個村幹部不敢相信,這個不愛說話、看上木訥到有點笨的人,會做這種事。
   只是從婦女們的議論聲中,才能聽到有人說,王方立在村裡名聲不好,素質很差,理由是“這麼大年齡了,還沒個老婆。”
   也是一夜之間,王方立的父母不知去向。有人說,去縣城處理這件事了;也有人猜測,老兩口可能覺得沒臉在村裡待了。單二輝的家屬稱,一直沒見過王方立的家人。
   “他爸已經80多的人了,還在為他操心。”村民說,王方立的父母習慣了省吃儉用。一小碗面,是最常見的伙食,即使這樣的飯,老人也是有一口沒一口的。
   王方立的父親在村裡人緣不錯。更多村民擔心,王方立被抓了,他80多歲的父親未來生活該咋辦?如今,單二輝的家屬已提出刑事附帶民事賠償。可這個一貧如洗的農家,如何賠得起?“我們先和政府談,實在談不了,我們再想辦法。”單二輝這名家屬說。
   而關於事發前,王方立有沒有到衛生局或其他部門反映這起醫療糾紛?還有,有網友認為豐縣協和門診部收費高等問題,豐縣衛生局、縣委宣傳部、縣公安局拒絕了記者的採訪。
   但割包皮手術是否在當地就要花三四千元?背後的故事,更是難以說清。
  中國醫師協會法律事務部主任鄧利強:
  國家正醞釀解決醫療糾紛的新機制
   4月9日,中國醫師協會發表聲明,要求對豐縣暴力殺醫犯罪分子嚴懲不貸。
   4月11日,中國醫師協會法律事務部主任鄧利強表示,中國醫師協會關註每一例傷害醫師的事件。事發後,中國醫師協會會長張雁靈十分重視此事,4月9日上午,便與受害醫生單二輝的家屬取得聯繫,還委托江蘇醫師協會,給單二輝的家屬送慰問金。由於家屬正配合當地政府處理和調查此事,至於法律事務,家屬還沒有和協會簽訂委托協議。
   鄧利強透露,國家有關部門一直對處理醫患糾紛的問題十分關註,曾召開多次會議進行研討,目前,受國家有關部門的委托,包括中國醫師協會在內的多家機構和部門,正在參與醞釀和形成解決醫療糾紛的新機制。  (原標題:一起殺醫血案 兩個農家受傷)
創作者介紹

過山車

hayldhgh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